首页 唐诗读书笔记正文

唐诗宋词审美-如何理解唐诗宋词之美

唐诗宋词启发了怎么样的审美意识

(一)唐诗: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.诗大体可分为两类:一类是非格律诗或古体诗,如《诗经》、《楚词》等;另一类是格律诗,在一首诗中,每句用字的平仄和韵脚,三、四两句和五、六两句应该分别对仗.唐帝国的经济的发展必然导致文化的繁荣.国内各民族的融合,日趋频繁的国际文化交流,各阶级各阶层的生活变得丰富复杂,为诗词创作提供了多种多机关报养料和素材.唐帝国制定和执行的科举选拔人才的制度以诗赋主要内容,这种机制也直接促进了诗歌的创作.\x0d唐诗的特点:唐诗从形式上讲究调声、隶事和内容上沿袭宫体,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旋律,或慷慨激昂、或缠绵婉转、或英雄气概或儿女情长.(二)宋词:是诗经及魏乐府之蜕变和唐代近体诗不断发展的结果.词和诗的最大区别就是,诗为整齐的五、七言(齐言),而词则长短句(杂言),依照乐曲的节拍而填制长短句的“词”.“词”就这样产生的.宋词的成熟繁荣时期,则是词创作的最高峰,数量质量都达到了巅峰时期.宋词得到整个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普遍认同和喜爱.词已深深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沃土之中,得到空前的发展,成为一个历史时期文学样式的代表.\x0d宋词的特点:它是一种既能合乐而唱又能讲求格律的新体诗.它包括有燕乐、民歌、近体诗格律三要素,具有高度音乐性、韵律美和浓郁的生活拨气息的文学新形式.词与诗有着密切的联系,词分豪放、婉约两大流派.\x0d(三)元曲:清李调元《雨村曲话》引《弦索辨讹》称:“三百篇而为诗,诗变而为词,词变而为曲”,明王世贞《曲藻》又称:“词不快北耳而后有北曲,北曲不谐南耳而后有南曲”,说明了曲的起源.曲与词的主要区别是,词的字数有一定限制,曲的字数不定,词韵大致依照诗韵.前期主要是文人和戏曲家创作后期产生专业的散曲作家,起了重要作用,使曲坛更为绚丽多彩.元散曲分为豪放、清丽两大派别.\x0d元曲的特点:元曲韵密,有时每保句韵,甚至句中的韵,同时元曲是平仄.元曲可加衬字,尤其是套曲,衬字较多,如不分正字衬字,作品的句式、平仄等就分不清.(四)《诗经》有“四始六义”之说。“四始”指《国风》、《大雅》、《小雅》、《颂》的四篇列首位的诗。“六义”则指“风、雅、颂,赋、比、兴”。“风、雅、颂”是按音乐的不同对《诗经》的分类,“赋、比、兴”是《诗经》的表现手法。《诗经》多以四言为主,兼有杂言。《诗经》关注现实,抒发现实生活触发的真情实感,这种创作态度,使其具有强烈深厚的艺术魅力.无论是在形式体裁、语言技巧,还是在艺术形象和表现手法上,都显示出我国最早的诗歌作品在艺术上的巨大成就.艺术特点  1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  2、朴素自然的艺术风格  3、赋、比、兴的表现手法  4、复沓的章法,以四言句式为主,间或杂言(二至八言)  5、动、形容词的恰当运用,重言迭字拟声状貌,双声叠韵使声调优美  文学价值  1、光辉起点,开创现实主义创作道路  2、确定了民间文学在文学史的地位  3、其中的优秀之作,在艺术手法、语言和技巧上,对后世文学产生巨大影响  4、周代礼乐文化的代表,为儒家所重视和推崇.

如何理解唐诗宋词之美

我喜欢唐诗宋词元曲,为我国的文学瑰宝的魅力所折服,从而感叹。想在这里介绍一点心得体会,或许对一些朋友有益。

我很喜欢文学,中国的文化让我如痴入迷,文学是人的灵魂的折射,是民族才华和智慧的结晶。在浩瀚的文学大海中,唐诗,宋词,元曲,经典之作、流芳百世之作相当多,茶余饭后信手拈来,或吟之,或书之,皆让人亦喜,亦悲,亦叹。诗以唐冠,宋以词称,曲以元盛。诗中有画,词中有画,曲中有画,诗情画意,词韵墨香,曲风赋骨,诗言志,词咏怀,曲抒情。唐诗的豪迈洒脱,宋词的清丽绮美,元曲的古朴明快;李白的浪漫,李清照的忧伤,苏轼的豪放,陆游的柔情……都让人迷恋。

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作诗也会吟。我以为,源远悠久的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,积淀孕育出魅力无穷的灿烂文明,精品文学作品琳琅满目,光彩照人,让你爱不释手,如痴似醉。那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唐诗宋词,多少代传唱至今,就像是高山流水,停云落月,让人流连忘返,魂牵梦绕;让人眼界大开,获益匪浅;让人赏心悦目,心旷神怡。

我以为,欣赏文学,鉴赏文学作品,要调动自己的想象力,要进入作者的感情世界,感受作者的喜怒哀乐,再造作者的艺术境界,领会作品的深层意味,升华作品的审美情趣。从而深刻感受文学的精彩之所在,领会意境美,品味语言美,体会韵律美。让好的作品陶冶我们的性情,培养我们的气质,提高我们的修养,激励我们热爱生活,珍惜年华,创造自己的绚丽人生。

诗仙李白的诗,气势磅礴,狂敖不羁,飘逸潇洒诗圣杜甫的诗,气势雄浑、绚丽含蓄,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诗魔白居易,他的诗风格深入浅出,通俗易懂,可算是朴而近古,写诗非常刻苦。宋词中,我喜欢苏轼、李清照、秦观、李煜、陆游的词。

应该说,我的文学修养,还远远不能很好地领略鉴赏这些文学大师作品的意境和韵律,这或许和我的个人悟性、文化程度、生活体验有关。有个名人曾经说过,世间并不缺少美,缺少的只是发现美的眼睛。生活中并不缺少美,缺少的只是一种潜心的感悟和品味,只要用心去寻找、去发现、去聆听、去体验,我们的生活会更加绚丽多彩。

千古绝句,万代流传。

急求唐诗与宋词的审美差异 以具体诗词为例 很急 谢谢!!

诗词审美意境之表现

(一)唐诗的意境

唐人有关意境的研究与创造有划时代的意义。纵观整个中国古代诗歌史, 主要是唐诗真正达到了完美的境界, 创造出韵味深长、令人回味无穷的诗歌意境。

(1) 盛唐诗人在其诗歌创作中, 创造出兴象玲珑、韵味无穷、高度浓缩、多层次又轮廓明晰的意境。我们看下面几首诗:

谁家玉笛暗飞声, 散入春风满洛城。

此夜曲中闻折柳, 何人不起故园情。

——李白《春夜洛城闻笛》

寒雨连江夜入吴, 平明送客楚山孤。

洛阳亲友如相问, 一片冰心在玉壶。

——王昌龄《芙蓉楼送辛渐》之一

木末芙蓉花, 山中发红萼。

涧户寂无人, 纷纷开且落。

——王维《辛夷坞》

各诗无一不是情景交融契合, 并且能再造想象, 引人遐思, 含蓄蕴藉, 言外有意, 余味无穷。殷璠在《河岳英灵集》中评王维诗时就称赞其作品:“词秀调雅, 意新理惬, 在泉为珠, 着壁成绘, 一字一句, 皆出常境。”

(2) 中唐诗人在其诗歌创作中, 创造出以心照境、心与境谐、境生象外、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的趋于内向化、主观化的意境。所以, 中唐诗歌的意境便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。我们看下面几首诗:

钓罢归来不系船, 江村月落正堪眠。

纵然一夜风吹去, 只在芦花浅水边。

?/I>——司空曙《江村即事》

独怜幽草涧边生, 上有黄鹂深树鸣。

春潮带雨晚来急, 野渡无人舟自横。

——韦应物《滁州西涧》

朱雀桥边野草花, 乌衣巷口夕阳斜。

旧时王谢堂前燕, 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——刘禹锡《乌衣巷》

老兔寒蟾泣天色, 云楼半开壁斜白。

玉轮轧露湿团光, 鸾佩相逢桂香陌。

黄尘清水三山下, 更变千年如走马。

遥望齐州九点烟, 一泓海水杯中泻。

——李贺《梦天》

上面前两首诗, 以心照境, 写得不即不离, 含蕴深远, 境生象外, 言外有意, 是诗人对世理人生无可无不可的独特情趣与心境的真实写照, 尤其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一句,明写客观物境, 实则更是诗人心灵世界的外化, 象外有象, 弦外有音。第三首诗也表现出中唐诗境的特殊风貌: 一方面境界深远, 言外有思, 同时全诗又弥漫着一种浓重的主观情思即怀古伤今的感慨, 由此人们读之, 一种主观化的色彩, 一种浓郁的伤悼之情沁人心脾。第四首李贺之作主观化色彩更为突出, 诗中天上境界以及由天上看人间的景观都是诗人主观臆度而出, 是诗人心灵世界的曲折反映。这种诗境同前两种一样, 反映出唐诗之意境由盛唐到中唐的转变痕迹: 突出点是由外向型、开张型向内向型、主观型的演变。

(3)晚唐诗在意境方面以朦胧美最为突出。这个时期诗歌本来有多种意境: 一是怀古咏史诗深沉含蓄的意境, 如杜牧的《登乐游原》, 薛逢的《悼古》, 王枢的《和严恽落花诗》等都是如此。二是爱情诗细美幽约、迂回曲折的意境。如杜牧、李商隐有关爱情题材的诗作多是如此, 而李商隐则更为突出, 如其《锦瑟》, 特别以爱情为题材的无题诗更是如此。三是味外有味、韵外有致、景外有景的多重意境, 这方面以司空图为代表。在整个晚唐时期, 在诗歌意境的创造上, 李商隐的朦胧诗造诣最高, 在整个中国诗史上独标风韵。

以上所言是唐诗在意境创造方面的主要成就和特征, 尽管这几种意境各有独到之处, 但总体上都以韵味深长为特征, 这是唐诗各种意境的共同点。

(二)宋词的意境

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写道:“词以境界为上。有境界,则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。五代、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。” (清人陈廷焯在《白雨斋诗话》中也说:“诗有诗境,词有词境,诗词一理也。” 他们都认为宋词也同唐诗一样具备意境。在诸多的意境中,雄浑、深静、迷离渺远应是最为常见的。

(1)雄浑之境

宋词发展到苏东坡、辛弃疾时代,词的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他们“以诗为词”、“以文为词”,融入自己广阔的视野、丰富的阅历和浓郁的生活情趣,还将炽烈的爱国热情和饱满的斗争精神倾注于词,极大地开拓了宋词表达的内容,给宋词注入了刚健壮烈的风骨。如苏轼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: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、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 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、强虏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

这首词将骇目惊心、雄伟奇绝的长江景观与雄壮威武的历史融于一体。在这里,自然与历史,空间与时间,雄壮与飞动都凝固了,读者获得的力量与震撼,是发自于内心的酣畅淋漓与灵魂的净化,因此这首词被誉为豪放词的杰出代表。

具雄浑之境的词大都突破了儿女之情、离愁别绪,或咏壮丽的自然景物,或抒发登临怀古之情,或叙边关征战,或抒爱国之志,或论史谈玄,或叙师友之谊,或高楼远眺,或夜读遨游……无不表现出词人慷慨激昂、雄奇奔放的气势。词人们往往选用“旌旗角声”、“征衣”、“鹧鸪声声”、“落日危楼”、“西风瘦马”、“孤标红梅”等来营造孤愤、旷达、报国无门、壮志难酬的雄浑之境。如:

落日楼头,断鸿声里,江南游子。把吴钩看了,栏干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。(辛弃疾《水龙吟》)

秋到边城角声哀,烽火照高台。悲歌击筑,凭高酹酒,此兴悠哉!(陆游《秋波媚》)

驾长车踏破、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(岳飞《满江红》)

壮岁旌旗拥万夫,锦衤詹突骑渡江初。燕兵夜(女足)银胡(革录),汉箭朝飞金仆姑。(辛弃疾《鹧鸪天》)

(2)深静之境

所谓深静之境,就是说词有一种幽深僻静之感,而在这种幽深僻静中,又能让人分明感受到潜藏着的深沉的情绪,犹如孤灯之于寒夜、幽花之于深院、雨滴梧桐之于不眠的双眼,能给人以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的感觉。清人况周颐就说过:“词境以深静为主。”究其意,无非是说深静之境是词的第一境,这与词常用来言情有关,词经常用来表达相思、孤独寂寞、长夜难眠的情感,词人们就选择深静之境来加以表现。如温庭筠的“梧桐树,三更雨,点点滴滴,空阶滴到明”就是营造了在寂静的夜晚,梧桐雨从屋檐点点滴落的深静之境,从而暗示、烘托了思妇长夜难眠的孤独与相思。李清照应是营造深静之境的主要词人。

为了营造深静之境,词人们经常运用“深院”、“梧桐夜雨”、“黄昏”、“重门”、“蝉鸣虫吟”、“芭蕉”、“花影”等意象,这些意象以其幽深、寂静的特点有力地渲染、烘托、暗示出词人们的相思、孤独、思乡等情感。如:

庭院深深深几许,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(欧阳修《蝶恋花》)

日高深院静无人,时时海燕双飞去。(晏殊《踏莎行》)

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(李清照《声声慢》)

窗前谁种芭蕉树?阴满中庭,阴满中庭,叶叶心心、卷舒有余情。 伤心枕上三更雨,点滴霖霪,点滴霖霪,愁损北人,不惯起来听。(李清照《添字丑奴儿》)

(3)迷离渺远之境

迷离渺远之境与深静之境是对立统一、相辅相成的。深静之境的情感蕴于内,或室内或院内或楼内,给人以重门深院之感;而迷离渺远之境播于外,往往烟雨迷离,水远山重。然而在情上又是高度统一的:深静之境写相思、孤独、思乡等情感,正由于有了相思、孤独、思乡才有了远望、回首、向往;远望、回首、向往无结果,才会迷茫、凄楚、望眼欲穿,而这就是迷离渺远之境。

在词人中,贺铸应该是最擅长营造迷离渺远之境的。

迷离渺远之境常用“烟雨茫茫”、“柳絮烟草”、“暮云夕阳”、“水远山长”、“斜阳带蝉”、“寒鸦孤鸿”等意象,它们常被用来表现凄迷、怀旧、失落、伤感、迷惘等情绪。如:

伤心两岸官杨柳,已带斜阳又带蝉。(贺铸《鹧鸪天》)

一重山,两重山。山远天高烟水寒。(邓肃《长相思令》)

衰草愁烟,乱鸦送目,风沙回旋平野。(姜夔《探春慢》)

空回首,烟霭纷纷。斜阳外、寒鸦万点,流水绕孤村。(秦观《满庭芳》)

若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(贺铸《青玉案》)

有时,词人们常常将上述两种意境融合在一首词中,以便更好地表达思想感情。如邓肃《长相思令》:

一重溪,两重溪。溪转山回路欲迷,朱栏出翠微。

梅花飞,雪花飞。醉卧幽亭不掩扉,冷香寻梦归。

这首词上片写迷离之境借迷离之境,表现内心的凄迷;下片是深静之境,借以表现思念和孤独。

宋词集中体现为上述三种审美意境。总的来看,宋词精美细腻的语言及其音乐美,形成了清新幽美、空灵蕴藉的园林意境美。

(三)古典诗词的意境及差异

古典诗与词有三大基本的审美特色:其一,中和之美: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、人与社会的缓各,人与人的协调;其二,民族风格美:历史与民族感,秀美的悲剧与永恒的意旨,融合了姐妹艺术;其三,虚静与实动:虚静与实动的统一,形象与哲理的结合。

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曾说词“能言诗之所不能言,而不能尽言诗之所能言,诗之境阔,词之言长。”他说词能言诗之所不能言,表达出诗所难以传达的情绪,但却也有时不能表达诗所能传达的情意。换句话说,诗有诗的意境,词有词的意境,有的时候诗能表达的,不一定能在词里表达出来,同样的,有时在词里所能表达的,不一定在诗里能表达出来。比较而言,是“诗之境阔,词之言长”,诗里所写的内容、意境更为广阔、更为博大,而词所能传达的意思是“言长”,也就是说有馀味,所谓“长”者就是说有耐人寻思的馀味。缪钺先生在《诗词散论·论词》中,也曾说:“诗显而词隐,诗直而词婉,诗有时质言而词更多比兴。”

唐诗集中体现了大唐帝国社会政治、文化特质等各方面的风貌,以李白为代表的天才诗人,奏响了时代的最强音,体现了盛唐的魅力。盛唐诗人们作诗笔参造化,达到了声律风骨兼备的完美境界。而词,作为宋文化的代表文学式样,它的深层内核即为这种市民文化和享乐风气所浸染。如果没有众多的青楼妓院、瓦肆勾栏,没有文人的和这类院馆的密切结合,词就不能成后来蔚然大观之势。诗与词的意境有重叠的地方。由于两者文化内核的差异,诗词意境的审美特色也有各自不同的特色。如果唐诗表现为唐“风”,体现了盛唐之音,一种动态美、风骨美。宋词则体现了宋“韵“,体现了静态美以及心灵美人格美。